流氓語境下的中國式招投標

曹曉昕

引言

要想準確地定義當代中國的建筑設計招投標的狀態已經變得相當的困難:在中國建筑業設計市場發育日趨完備的情況下,執行規則卻只能參照在一般商業招投標領域通用的上世紀版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招投標法》,“參照”一詞本身就是“參考對照”的意思,即意味著可執行和可不執行。直到2003年推出了《工程建設項目勘察設計招標投標辦法》(各地方也紛紛出臺相應的細則條款),是否起到了亡羊補牢的作用呢?

自上世紀九十年代初,中國原有的計劃經濟土崩瓦解,社會主義制度下的國有資本監管和國際化及民間資本操作體系并行,市場經濟在資本的作用下開始制定新的游戲規則。建筑設計招投標制度逢時而生,其積極作用是催化了全國各大設計單位從事業架構向企業轉變,使得一批中青年建筑師在各設計單位迅速崛起。

在高速發展而產生的激變的時代,中國式招投標的行為主體人的價值評價標準從傾覆一步步走向極度異化,建筑學特有的社會責任性和批判性在揣摩領導意圖和贏得評委眼球的設計招投標中喪失了,“奇觀建筑”、“比喻建筑”、“英雄主義建筑”席卷了中國大地。中國式招投標制度下依舊產生大量藝術形態庸俗、低劣、無公共質量的設計作品,如此的結果這讓人不得不感嘆建筑師和建筑學表象的升溫,掩蓋不了中國建筑學理論界長期封閉造成的缺氧,快速成長起來的中國的建筑師群體在資本構建的市場規則中無所適從,大部分成了房地產商和官員們低俗情趣的代言人,猶如喪失精神家園的思想盲流,其作品毫無掩飾地流露著混亂、躁動等上火癥狀。上火在病理學中解釋為因代謝過快而導致的內分泌失調,此形容恰如其分。

如此的結果這讓人不得不對國家現有招投標體制是否具有先進性、專業性及有效性產生諸多質疑,至少我們有充分的理由可以斷定其具有潛在的不完善性。在建筑設計單位興亡命系,成王敗寇的年代,建筑學也蛻變成以中標論英雄的投標建筑學,中國式設計招投標猶如一幕幕資本市場導演的悲喜劇不斷上演著。

非對稱話語權滋養下的招標流氓語境

翻開近期投標(或叫做方案比選)的標書,無論標底費是幾萬還是幾十萬人民幣,所有的標書都寫著幾乎同樣或者諸如此類的文字:
“……招標單位有權在本項目建設中選用任何一個優秀方案,或采用任何優秀方案的部分用于實施方案中,而無須再向參選單位支付任何費用。”
“……在招標單位支付給投標方規定的費用后,本次參加投標的各方案成果及相應的知識產權完全歸建設方(招標方)所有……”
“……商務報價(即設計費)和方案評選結果綜合確定中標單位……”
相近的文字很多,反映著現有設計市場權利向甲方市場傾斜的狀態。市場交易雙方不對等的地位使原本平等的設計交易演變成近乎公開勒索的黑市買賣,導致交換條件充滿了流氓傾向。

建筑設計作為具有精神財富附加值的一種腦力勞動成果,這一點始終被法律法規邊緣化,建筑設計作品的著作權和知識產權始終被模糊化。在大眾的傳統思維框架建筑設計至多算個非主流的藝術形式,這也和歷史的原因分不開,中國古代從來都是缺失建筑師,只有建筑工匠,這導致了近代中國建筑師的無父無母的尷尬境地。就連出類拔萃的具有高度人文氣息的建筑大師,其官方正確稱謂是:在某界全國勘察設計大師評選中被授予的“工程設計大師”稱號。工程大師與建筑大師的兩字之差不僅抹殺了后者的藝術氣質,更把作為建筑學核心中的人文視野從建筑設計中無情地剝離了。建筑設計知識產權被無知的政策制定機構和別有用心的業主抽去了藝術文化筋骨只剩下空空的皮囊,其更甚一步還斬斷了保護建筑設計價值的法律鏈接-----《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

設計收費標準本來有國家規定的標準,很多設計招投標過程中卻又加上了設計費用的綜合評價(有的還有加權評價的標準),使設計招投標質價混雜,建筑設計作為一種腦力勞動成果,其設計服務對象建筑又具有多重意義和多向度評價標準,價值本來就不易度量。而設計價格量化的參照反而成為了一目了然的決定性因素,這顯然是招標方強權姿態擠壓設計費。很多人可以認為是資本合理操作的表達,我卻并不認為這是資本針對于建設項目操作的真正規律體現,而是用野蠻的流氓性將商業規則中最基本的優質優價也踐踏了。設計費很少的情況下,很難想象建筑師除了提交高質量的施工圖以外,還能全力以赴地參與造價控制、質量監管、現場技術優化的工作中。如果失去了建筑師在建設全過程中的參與,建筑將變成無父無母的孩童,身心正常已屬奇跡,根本無法指望素質優良與品格高尚了。

招投標對設計資源過度的消耗

主要通過方案競賽而完成的設計招投標在近幾年國內設計市場中表現出了一種矯枉過正的狀態:不光建筑師們把個人職業生涯榮辱成敗的“千鈞”放在了方案投標的“一發”上,作為建設項目的主體的建設方也集體性地患上了投標依賴癥,不惜時間和金錢進行多輪多家的方案比選,認為似乎只有這樣才能尋找到最佳方案。

崔愷建筑大師在近期談到“……太多太濫的設計競賽,耗費了太多的設計資源,也不一定產生好的作品。因為好的建筑不一定要有新奇的概念和夸張的外觀,更重要是建筑的品質,而這依賴于建筑師的職業素養和專業經驗……”。過度的設計競賽使年輕建筑師忽略了設計、建造全過程的素質訓練和經驗積累,蛻變成概念設計師和造型師。而圍繞方案競賽所產生的大量的圖文、模型制作的工作及幾乎消耗掉了1/3甚至1/2以上方案設計周期,如此這般的無用功稀釋掉了原本應細致展開的設計工作,這樣的行為結果只有一個:效果圖質量提升,建筑完成質量下降。

方案招投標方式的矯枉過正,過度消耗可從表現圖、模型公司和圖文公司的火爆窺見一斑。僅北京一地大小公司就上千家之多,諸如北京市建筑設計院和中國建筑設計研究院這樣的大院周邊密集程度就更高,讓人很容易聯想到大珊瑚礁和遍布它周邊寄生的海洋生物群落。很多設計院一兩年都拿不出一本建成項目的作品集,效果圖和模型從原本設計的輔助手段逐漸登堂入室,成為設計的成果,設計院的宣傳手冊上也越來越多的實景照片被效果圖取代。當方案比選演變成效果圖和模型大賽后,原本從建設方流向設計院的設計費用源源不斷地流向了效果圖和模型公司。資本的分配也反映著設計資源的分配狀態,得不到更多資本分配的建筑師怎么能把設計做好?業主是在買建筑設計還是在買建筑畫片和模型?很多甲方膚淺地認為概念設計和效果圖就是建筑設計中創造力的全部,好的概念設計只需經過程式化的細化(施工圖設計)就可以演變成理想中的建筑,真是大錯特錯。

《工程建設項目招標范圍和規模標準規定》中規定:單項合同估算價在50萬元人民幣以上的,項目總投資額在3000萬元人民幣以上的均要進行設計招投標。某種意義上正是它把建筑師和業主推向了招投標的偏執狀態。很多甲方即便是在時間和資金都極度匱乏的情況下,仍舊要通過多輪的方案競賽尋找實施方案。

對于專家評委的質疑

在《評標委員會和評標方法暫行規定》第九條規定:“評標委員會由招標人或其委托的招標代理機構熟悉相關業務的代表,以及有關技術、經濟等方面的專家組成,成員人數為五人以上的單數,其中技術、經濟等方面的專家不得少于成員總數的三分之二。”還有許多條款,這常常使我們對招投標的公信度深信不疑。然而,在房地產項目上資本和金錢過多地操縱下,評委很難保持真正的立場,在評審會上有了獨立性的意見,也很難改變最終的結果。道理很簡單:開發商不僅為項目買單,也為評委的出場費買單。即使是政府和公共事業投資的項目,表面上是由獨立的招投標單位進行運作,為評委買單,而實際他們也要靠著行政主管領導的權力為他們買單,行政主管領導的意志依舊滲透在招投標的全過程中。這樣被金錢和權力包養的評審委員會其立場的獨立性自然要受到質疑。對于大部分人,一邊要拿人錢財與人消災,一邊要將表面的學術邏輯進行圓場,這種行為頗像行走于江湖的流氓大佬,黑道上拉場子賺錢,白道上兜圈子做平衡。

另外,評委觀念的滯后性是評標結果水平低下癥結所在,在北京、上海、廣州等大城市以外的地區性評標中尤顯突出。中國目前建設規模巨大,造就了一批職業化評委。繁多的評審已基本上要成為他們日常的工作。當然也有少數看不起這千把塊包養費的評委,拿評審權尋租的。評委的老齡化在每一個行業中都有此規律,可恰在中國建筑設計行業卻產生了不可思議的消極影響:

首先他們往往是在各設計單位由老齡化的曾經的技術骨干。雖然可以稱之為骨干,但由于歷史的原因,這之中的部分人甚至拿不出什么像樣的作品。由于中青年建筑師的崛起,加速了他們脫離設計一線隊伍的時間,很多人已是解甲歸田的退休狀態。這一點西方卻不同,“運動員”和“裁判”并非固定群體,大部分評委均來自一線作戰的建筑師。

其次中國建筑設計行業所處的時代是歷史上前所未有的時代,環境壓力、土地資源、商業價值、業態管理已成為建筑學的新的構成要素,視覺藝術領域的新思潮正通過不同渠道折射進建筑學領域,并借助時尚傳媒形成新的社會價值。建筑學固有的綜合性和復雜性使其內核和外延遠遠超過了“實用、美觀、經濟、堅固”的范疇。一些傳統的建筑審美標準被顛覆,新的觀念和價值幾乎是建立在對老齡評委工作年代價值觀的批判上,很難想象用他們的舊有的思想標桿來度量中青年建筑師現有的思想價值觀,能否會產生恰當的評審結果。

有的評審委員給方案的評語看似理性的點評,其實完全是經驗意識下中庸的套話,意在回避感性化的言語,當建筑價值觀脫離了個性化的人的體驗從而變成經驗式的總結,和建筑的個性體驗無關甚至成為其殺手,使建筑學變成以經驗和“喜聞樂見”為標準的“現象建筑學”,或成為教條的“形而下”式的清規戒律。仔細閱讀一下境內外評委給方案下的評語,并非是語境的不同,全然是評判價值的不同。同樣的觀念落差也反映在庫哈斯、伊東豐雄、赫爾佐格、安藤忠雄等當紅國際建筑明星在上海、北京等重要地段的落標上,他們常常抱怨缺少高水平的國際評委。我們絕對有理由懷疑這些話是他們為自己的失敗所作的開脫,但我們也有更多的理由懷疑現有的評委會組成辦法是否已成為了招投體系中的瓶頸。

但目前為止在學術刊物上我還未看到一篇談論這一問題的文章:因為對于建筑前輩的懷疑幾乎就是大逆不道,搞不好是自廢武功斷送前程。其實前輩的老齡建筑師全體并非我懷疑的對象,很多建筑前輩依舊精力旺盛,社會思考和作品不斷(我甚至覺得他們標評得太少了)。即便是對于部分老一輩建筑師的評標能力的質疑,也同樣不會改變我對他們的敬意,那一段的中國建筑史畢竟是他們書寫的,今天也希望他們能更好地發揮余熱,這些“質疑”和“敬意”都源自內心的真誠,比起溫良恭儉讓式的“虛偽”要更有實際意義。

偽草根情節下的公正


招投標制度最早產生于1782年的英國,主要是針對政府的采購行為。后來進入到設計行業,目的是要打破大師和大事務所的壟斷,塑造公平的競爭環境,為剛出道的年輕建筑師提供機會。頗有些象現今社會中的最時髦的海選行為,充滿了草根情節,讓所有的初出茅廬的年輕建筑師都可以擁有一夜成名的幻想。

但中國式招投標制度卻具有很強的偽草根性:表面上看每個建筑師個體可以通過不斷地在一個個項目上的競標成功達到事業上的成就乃至成為大師,然而前面的分析讓我們發現在投標的具體操作中建筑師毫無話語權可言,為了中選甚至要揣摩業主的意圖和評委的好惡,最終中選實施的方案其實也只是權力之下業主和評委個人判斷標準的表達,即權貴意識的表達,哪里來的什么草根性。在90年代以前沒有投標,到處都是委托任務的時代,中國的建筑師還不太會說話;現在會說話了,因為項目全是投標,卻發現失去了話語權。歷史給苦澀的中國建筑師幽了一默。

對于中國式招投標的投降與逃脫

面對日益流氓化的中國式招投標,建筑師的思想弱勢地位也日益顯著:設計任務的有限性和生存的必需性使越來越多的人選擇了投降,即放棄自身的獨立性思考,放下批判的立場,轉而選擇了迎合,而這種迎合還不僅是蓄意與權利方的趨同,更有患得患失心態滋養下的揣摩和獻媚。

在大部分人用投降來換取生存的同時,也有極小一部分人選擇了另外一種狀態,逃脫。張永和、王澍、劉家坤、張雷等一批“試驗建筑師”通過各種方式對現有的中國式投標制度形成了一次集體性的勝利大逃亡:他們的建筑實踐并非通過常規意義上的中國式招投標而贏得設計權(即便是投標也只是法律意義上的形式),他們的勝利表現在這些建筑已使他們在中國的建筑師群體中脫穎而出,形成了影響力,并為世界范圍的建筑界所關注。

但我并不認同給
“試驗建筑師”的稱謂,如果是試驗也應該看作是對現有招投標制度的一種試驗。只有這樣他們才能在逃脫后以一種更自我的姿態來批判被中國式招投標鎖住的所謂主流設計。正是大量由中國式招投標抹殺了批判力和創造力的建筑的存在,才使得“試驗建筑師們”一戰成名,看看他們那些為世界建筑界所關注具有文化價值影響力的,并拿走了非官方的重要獎項的項目,幾乎都非是中國式招投標的產物。這些逃離中國式招投標的建筑,輕松地回歸了建筑原本的本性,卻被業界匪夷所思地叫做“前衛建筑”。需要質疑的是這些建筑太“前”了,還是讓招投標鎖住的所謂主流的設計太“后”了?
所謂創新哪里是源自什么繼承?創新的原動力一定是來自于批判,來自對歷史和現有行為慣性的批判!換而言之,創新是批判的結果而非一種目的。

自從出了“試驗建筑師”這么一批少數人,吸引了大量眼球,成為境內外媒體的驕子,但是他們的建筑作品在市場中卻始終被邊緣化——在重要地段,國家重要的投資項目,在公眾中有影響力房子幾乎找不到他們的身影——原因是這些重要項目需要進行中國式的招投標。我想這正是質疑是中國式招投標積極性的最有力證據。

非結語的結語

在這個生活方式劇烈變異的時代,所有人都可以對既定的法則提出質疑,甚至可以懷疑建筑到底需不需要什么永恒。但建筑學在人類文明發展的歷史上自始至終地拓展了自身的物質家園和精神疆界,它的全部內涵遠比經濟地蓋起一座好用結實的房子以及單純地拒絕常規、創造新視覺要豐富得多。

不僅因為建筑學本身和建筑學所服務的生活是開放、積極的,在這多元文化和多重向度審美共存的世界中,建筑學作為一種文化行為,責無旁貸地要求中國自己的建筑師,使文明的光焰在每一代人的薪火相傳中增長,塑造屬于我們自身的文化價值觀。

“創造力是立國之本”已絕非粗淺的政治口號。而現在,流氓語境下的中國式招投標正在扼殺著中國建筑界的創造力。

“前些日子有記者問法國總理,社會黨總理
‘你覺得21世紀是中國人的世紀嗎?’他說‘不是”。‘為什么?‘因為他們沒有什么價值觀可以輸出’”。這是《三聯生活周刊》王朔訪談錄中的一段,雖然一直找不到考證,但后來覺得也不需要考證,因為金錢確實托不住一個民族的尊嚴——我們當前確實是沒有什么價值觀可以輸出。

這就是本篇不是結語的結語……

 

作品展示

更多>>

專家團隊

余鑾經

教授級高級建筑師、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專家

馬克儉

中國工程院院士、首批勘察設計大師

姚金凌

教授級高級建筑師、中國特許一級注冊建筑師

時芳萍

教授級高級建筑師、一級注冊建筑師

市場版圖

中海世紀市場版圖
 
深圳中海世紀建筑設計有限公司
總機:0755-22274118
聯系人:余華 (團隊洽談)
電 話:0755-22274118
0755-22921212
E-mail:[email protected]

聯系人:吳科峰(設計業務)
電 話:0755-22274118
0755-22274149
E-mail:[email protected]
辦公地址:深圳市福田區福強路4001號(深圳文化創意園)A座六層A606

中海世紀建筑設計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
聯系人: 余鑾經
電話:021-35052128
傳真:021-35052190
E-mail:[email protected]
辦公地址:上海市楊浦區大連路970號401室

中海世紀建筑設計有限公司煙臺分公司
聯系人: 陳卓謀
電話:0535-6398862
傳真:0535-6389611
E-mail: [email protected]
辦公地址:山東煙臺開發區長江路九號銀和廣場九樓

中海世紀建筑設計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
聯系人:蔡軍
電話:010-62043727
傳真:010-62043728
E-mail:[email protected]
辦公地址:北京市西城區教場口一號院2號樓200室

中海世紀建筑設計有限公司海南分公司
聯系人:李季
E-mail:[email protected]
辦公地址:海南省海口市義龍西路21號僑匯大廈第四層

中海世紀建筑設計有限公司昆明分公司
聯系人:溫永強
電話:0871-8063681
傳真:0871-8063685
E-mail:zhsj [email protected]
辦公地址:云南省昆明市穿金路印象首日封16幢2單元801號

中海世紀建筑設計有限公司南昌分公司
聯系人: 萬強
電話:0791-88300393
傳真:0791-88309270
E-mail:[email protected]
辦公地址:南昌市南京東路308號706室

中海世紀建筑設計有限公司蘇州分公司
聯系人: 余偉
E-mail: [email protected]
辦公地址:蘇州市吳中區東吳北路98號新蘇國際廣場2802室。

中海世紀建筑設計有限公司成都分公司
聯系人: 常一畫
電話:028-86283778
傳真:028-86283635
E-mail:[email protected]
辦公地址:成都市高新區天暉南路中航城市廣場1001

深圳中海世紀建筑設計有限公司龍華分公司
聯系人: 林暉
電話:0755-23129100
傳真:0755-29034613
E-mail:[email protected]
辦公地址:深圳市龍華新區龍華辦事處建設東路盛世江南A棟2樓208室

中海世紀建筑設計有限公司貴陽分公司
聯系人: 張林夕
電話:0851-3796999
傳真:0851-5536099
E-mail:[email protected]
辦公地址:貴陽市南明區新華路194號花樣年華14樓3號

中海世紀建筑設計有限公司新疆分公司(深圳?梅林)
聯系人: 賈中偉
電話:0755-66805826
傳真:0755-33959681
E-mail:[email protected]
辦公地址:新疆喀什市人民東路336號13樓
深圳市福田區梅坳五路鴻發批發大樓四樓

中海世紀建筑設計有限公司鷹潭分公司
聯系人: 舒克強
電話:0701-6316007
傳真:0701-6316007
E-mail:[email protected]
辦公地址:鷹潭市月湖區體育館北路

中海世紀建筑設計有限公司杭州分公司
聯系人: 章捷
電話:0571-63692097
傳真:0571-63692097
E-mail:[email protected]
辦公地址:杭州市拱墅區麗水路166號理想絲聯166創意產業園

中海世紀建筑設計有限公司安徽分公司
聯系人: 梁偉
E-mail:[email protected]
辦公地址:安徽省合肥市包河區馬鞍山路綠地瀛海B座1119室

中海世紀建筑設計有限公司重慶分公司
聯系人: 黃勇
E-mail:[email protected]
辦公地址:重慶市沙坪唄區石碾盤88號附1號東原ARC中央廣場寫字樓20層5室

中海世紀建筑設計有限公司東莞分公司
聯系人: 劉杰
電話:0769-23180258
傳真:0769-23180259
E-mail:[email protected]
辦公地址:東莞市南城區華凱活力中心1209 室

 

榮譽資質|核心優勢|服務流程|專家團隊 |主營業務|中海研究|案例成果|政策法規|重要客戶 |合作伙伴 |加入我們|行業要聞

全國服務熱線:400-9988-128   傳真:0755-22274289   Email:[email protected]  地址:深圳市福田區福強路4001號(深圳文化創意園)A座六層  郵編:518017 

深圳中海世紀建筑設計有限公司 Shenzhen CHC Architectural Design Co., Ltd.  版權所有    網站備案: ICP12082293-2

服務熱線:

(總機)

400-9988-128

(商務聯絡)

136-2230-8866 


在線客服:

QQ客服

 中海世紀
山东省群英会任二遗漏